美团的护城河与王兴的星辰大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04 19:56

美团的护城河与王兴的星辰大海

2018-04-04 14:42来源:格隆汇美团/饿了么/滴滴

原标题:美团的护城河与王兴的星辰大海

作者:刘学辉

1985年出生的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是一位天赋异禀的年轻创业者,果断、勇敢、极富领导力与战斗力,他曾被诸多投资人寄予厚望。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在2018年2月却屡屡传出消息,饿了么将被阿里巴巴集团全资收购。

直到昨天,2018年4月2日,这个传言才被证实。阿里巴巴集团与饿了么联合宣布,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完成了对饿了么的全资收购。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将出任饿了么董事长,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健康CEO、前淘点点负责人王磊(花名:昆阳)接任饿了么CEO。

随着该项交易的尘埃落定,也意味着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没能最终成功率领饿了么从竞争对手的夹缝中杀出重围,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新的一极。

为什么饿了么在极具战斗力的创始人张旭豪的带领下,在外卖市场占据先发优势的情况下,在红杉、滴滴等多路资本巨头的助力加持下,最终还是落得被阿里巴巴集团并购的结局?

究其原因,是因为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遇到了一个让其始料未及,但比他更为出色,更为强悍的竞争对手,这个对手就是美团王兴。

九败一胜,是外界给予美团王兴的标签,正如这个标签所意味的,其是一位坚韧的天生创业者。

1

2008年9月,张旭豪与其同学在上海交通大学的一间宿舍创建了中国一家互联网订餐平台饿了么。受饿了么启发,美团创始人王兴也于2013年11月上线了美团的网上订餐平台美团外卖。在美团外卖上线不到一个月后,阿里巴巴旗下的淘点点上线外卖。之后,搜索巨头百度也选择跟进,于2014年5月正式上线百度外卖。随着各路巨头杀入,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与淘点点开始了一场长达近4年的外卖大战。

经过四年的惨烈战争,阿里巴巴集团选择放弃旗下的淘点点,2016、2017年转而战略投资饿了么,成为饿了么第一大股东;2017年8月24日,百度也无心在艰苦的外卖市场恋战,将百度外卖出售给饿了么;2018年4月2日,饿了么市占率持续下滑,亏损严重,不堪竞争压力,被阿里巴巴集团全资收购,收为己有。

在外卖产业一片暗淡之时,2018年1月18日,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莆中却在出席美团外卖产业大会时透露,2017年美团外卖交易额高达1710亿元。中国互联网外卖的市场规模只有3000亿元左右,美团外卖1700亿元的交易规模已经超过其他外卖企业的总和还要多。这也标志着没有先发优势与资金优势的美团外卖,成为这场外卖战争中的最后赢家。

继打赢了轰动一时的百团大战,合并了大众点评之后,王兴又率领美团打赢了各路巨头参与其中的外卖大战,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在全球互联网产业都独树一帜。

在美团外卖产业大会召开的前天,美团点评CEO王兴出席了“2018大众点评黑珍珠餐厅指南”发布会,在会上王兴透露,2017年美团点评交易额达到3600亿元,收入达330亿元。基于美团点评高管公开的数据计算,美团外卖已经占据美团点评整体交易规模的近50%。不出意外,2018年,仍保持高速增长的美团外卖将超过美团点评整体交易的半壁江山。

在王兴为打赢这场外卖大战感到振奋的同时,其或许还会有一些后怕。

近些年,美团点评的主业到店餐饮服务开始遇到成长瓶颈,如果不是王兴在2013年上线美团外卖,坚决的加入这场外卖大战,并最终打赢这场战争,今天的美团点评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其不只是错失1700亿的外卖市场那么简单,如果饿了么在外卖市场取得胜利,其势必携投资者的巨资支持来侵袭美团的大本营,那时,美团点评将面临内忧外患,有可能出现业务崩溃。

但是,就在那个关键的历史节点,王兴没有丝毫迟疑,带领美团躲过了这场危机。

2

有人曾讲过一个段子,“一群创业者在海南游艇上聚会,讨论完毕说可以游泳,一群人正在犹豫相互观望时,只听扑通一声有一人已经入水,那人正是王兴。创业者本身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群体,可大多数人都还在左顾右盼的时候,王兴已经跳入水中,他的决绝确实罕见。”

这个段子非常形象的反映了王兴强悍的性格,其做事果断,坚决,从不拖泥带水。美团在团购与外卖这两场互联网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正是得益于王兴的这种性格。

2017年,王兴在互联网出行领域再次展现了他性格上的强悍,战略上的敏锐与执行上的果决。

滴滴出行合并快的与优步中国以后,在中国一家独大,形成垄断之势,其一方面提高司机的佣金提成,另一方面提高乘客的乘车价格,引起车主与用户双方的极大不满,市场迫切需要出现一家新的互联网企业对滴滴的垄断之势形成遏制。

但是大多数企业都对之前的出行补贴大战心有余悸,也忌惮滴滴在网约车领域的压倒性优势,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时,王兴洞察到了互联网出行领域的大好机会,网约车和外卖的能力很像——偏线下结合、各个城市布点、用互联网提升体验、降低成本。与此同时,其内部调研也显示,美团点评高达2.5亿的日活用户中有30%的人存在出行需求。基于客户需求和业务能力,王兴没有丝毫犹豫,美团进军互联网出行的速度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快,战略执行也比多数人想象的更坚决。

面对外界对其进军网约车的质疑,王兴说,“自返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首先我们要扪心自问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如果是对的、该做的,哪怕对手如林,还是要义无反顾。”

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率先上线,这让滴滴的创始人程维颇为震惊。程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说,“我和王兴认识很早,私人关系不错。美团上线打车产品的那一天我和他还在一起吃饭,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做这个事情,他也只字未提。吃完饭我看新闻才知道了这件事。”

王兴对此没有回应,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5年底, 滴滴出行就曾战略入股饿了么,双方拟携手共同搭建中国最大的同城配送体系,这直接对美团外卖构成竞争威胁。

2017年12月28日,美团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7个城市的美团APP上线打车入口,启动“美团打车用户报名”活动。2018年1月21日,美团在上海和南京获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证》。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在之后三天时间里,美团打车很快就拿到当地网约车市场1/3的份额。

2017年10月,美团点评曾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这无疑为美团打赢这场出行战争提供了足够的资金砝码。另外,美团点评上的大量商户都存在拉新和激活老用户的需求,已经有不少敏锐的商户洞悉到美团打车与到店服务完美结合的契机,推出了“新客到店报销车费”的营销策略,这是美团生态优势的一个重要表现。

3

互联网的竞争窗口往往只有几个月甚至几天的时间,一招领先,步步领先。美团点评在互联网出行领域的果断出手,已经使得其在与滴滴的正面竞争中占据了主动,这让滴滴创始人程维颇为难受。

滴滴目前正面临着业务增长乏力以及上市受阻等多重压力,此时却不得不腾出精力来应对美团打车对自己主业的突袭,而滴滴针对美团点评的主业、到店服务与外卖等领域,很难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美团点评比滴滴以往遇到的任何一个竞争对手都更可怕,其与滴滴同样估值数百亿美金,同样有最豪华的投资人名单支持,同样坐拥充足的资金储备。另外,美团点评旗下的美团、大众点评与美团外卖App还坐拥数亿用户,将很容易实现向美团打车的导流。更为重要的是,程维这次面对的对手是王兴,一个互联网行业最前瞻、最坚韧、最懂产品也最擅长打硬仗的杀手级创业者。

在美团打车的价格补贴面前,滴滴也充分暴露出了其商业模式的天然缺陷,网约车司机与用户对其没有任何忠诚度,纷纷流失。

滴滴通过资本运作构建起的垄断竞争优势曾经看似坚不可摧,但当美团打车发起攻击时,滴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护城河。随着进入城市的不断铺开,拥有庞大用户基础的美团打车将会较为轻松的抢下滴滴30%-40%的市场份额,这将让滴滴通过资本运作构建起的垄断竞争优势彻底瓦解。

近期,互联网上流传一份关于滴滴出行核心数据的资料,资料显示,滴滴出行2017年交易总额只有250-270亿美元,主营业务亏损2亿多美元,整体亏损3-4亿美元。今年3月初,滴滴预计2018年其主营业务将实现盈利,但美团打车的意外杀出,将让滴滴实现盈利的计划彻底落空。

市场份额下滑,财务数据亏损,IPO无望,也有可能使得滴滴的投资人失去最后的信心,其是否还能像之前那样持续筹得巨额资金来应对美团发起的这场出行大战将成为未知数。

而美团的形势正好相反,随着它在到店、到家领域占据绝对优势,又在出行领域攻城略地,其很有可能获得投资者更大的资金支持,来帮助其一鼓作气,打赢与滴滴的这场出行大战。

4

除了进入团购、外卖与互联网出行领域,美团早在2012年还进军酒店旅行业务,并在2016年已经实现320亿人民币的交易规模,2017年全年有可能翻番。

2017年12月,美团点评CEO王兴通过内部信宣布了公司最新的组织架构。美团点评聚焦到店、到家、旅行与出行四大LBS场景,构建起了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

新到店事业群,整合了原到店餐饮、餐饮生态、到店综合及智能支付业务,意在增强全场景用户体验。张川为新到店事业群总裁。

大零售事业群,统筹生鲜零售、外卖、配送、餐饮B2B等业务,强化外卖配送网络,建设生鲜零售等新能力,全面布局大零售生态。王慧文为大零售事业群总裁。

酒店旅游事业群由陈亮继续担任总裁。新成立的出行事业部备受王兴重视,由王兴最信任的合伙人大零售事业群总裁王慧文兼任。

从最新的组织架构中可以看出,美团点评已经从一家到店服务的团购公司转变成一家到店、到家、酒旅与出行并重的综合性生活服务平台。

美团点评也将自己的竞争对手从最初在团购领域的拉手网、糯米网延伸到酒旅领域的携程与去哪儿,到后来外卖市场的饿了么、百度外卖与淘点点,再到今天的滴滴、神州与易到。

因此,美团点评被很多人认为是一家没有边界的企业,王兴也认为太多思考边界和终局是错误的,他说,“哪有什么真正的终局?”“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风险非常大,所以创业企业要用小团队去探索。但到了后半段,红利变小,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这时候多业务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

对此,携程创始人、董事长梁建章曾撰文回应批评,他认为,“在中国这种市场大,人口多的国家,产业的分工会非常细。从社会效应来讲,多元化公司因为不是引领创新,所以对社会的贡献要比专业公司要小。同样也因为不是自主创新,多元化公司的资本回报比较低。”

梁建章的观点适用于多数的传统产业,但对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并不适用,不同于传统行业,中国互联网企业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强者恒强,赢者通吃,不同行业的企业会逐渐发生重合交集,出现跨界竞争。

以实物电商为例,当当专注在图书零售,京东专注在3C产品零售,但后来京东不断扩充边界,从3C产品扩展到家电、图书与服饰等领域,成为一家全品类的综合性电商平台。而当当固守本业,偏安一隅,在品类的扩张节奏上远逊京东,最终在与京东的竞争中惨败,图书市场份额也被大规模挤压,沦落到被收购的命运。而京东商城不仅估值超过600亿美金,还孵化出了京东金融与京东物流两个百亿美金估值的独角兽业务,成为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企业之一。

与当当命运类似的还有新蛋、红孩子、好乐买、乐淘、凡客与1号店等很多垂直类电商企业,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零售专家,但在面对京东、天猫等综合性电商平台竞争时毫无还手之力,有的被并购,有的苟延残喘,有的完全退出市场。包括苏宁易购、唯品会与聚美优品等已经上市的电商企业,由于在品类丰富度上较京东、天猫处于较大劣势,也都承受着巨大的业绩压力。

如果各个垂直领域的互联网企业都能达成约定并信守承诺,大家便会相安无事,这时梁建章所建议的专业化战略是可行的。但是在现实商业世界中,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总有些胸怀远大志向的创业者,他们希望通过不断的业务扩张去实现更大规模的营收、利润与市值;也有些创业者担心自己被跨界而来的竞争对手侵袭,出于业务安全性的考虑,自己也会选择主动出击扩大边界,用进攻来防御可能出现的竞争对手。

传统产业领域的用户更青睐格力空调、万科地产这样的专业化品牌,而互联网领域的用户则更喜欢阿里巴巴、腾讯控股这样能够提供一站式服务的超级企业与微信、支付宝这样的超级App,因为用户不想为不同的互联网服务而记下十几个甚至几十个账号与密码,在各个App之间来回切换。

与实物电商领域类似,在基于互联网的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也是如此,美团源于吃,滴滴源于行,携程源于住与游,但他们殊途同归,这些企业在这些领域也不可避免的出现重合与交集,用户更倾向选择一个能够一站式满足其吃喝玩乐住行一体化服务的综合性生活服务平台,这种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比如,携程曾投资易到,滴滴曾投资饿了么,美团进军酒旅与网约车。

未来,甚至像美团点评这样的生活服务企业与阿里巴巴、京东与苏宁易购这样的实物电商企业也将发生重合。事实也确实如此,阿里巴巴集团目前不仅拥有全球最大的实物电商平台淘宝与天猫,还拥有口碑、饿了么、淘票票与飞猪旅行这样的生活服务类App,并且在支付宝中进行集成。

在互联网世界里,弱肉强食,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果谁在战略方向上犹豫不定,谁在战略执行上不够坚决,谁将会被更具进取心的对手取代。

以携程为例,由于四位创始人兴趣发生转移,逐渐丧失业务开拓的进取心,已经开始面临巨大的危机。携程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专注于酒旅领域的传统竞争对手,而是来自跨界而来的竞争对手,来自美团点评的美团酒旅,来自阿里巴巴的飞猪旅行,来自微信钱包九宫格中的同城艺龙。

5

对于互联网产业未来的发展走向,美团王兴比滴滴程维,比携程梁建章看的更清楚,战略方向也更清晰,执行的也更坚决。在滴滴、携程未作出实质行动之前,王兴都率先出手。

随着各大城市的陆续上线,王兴在出行领域开始对滴滴发起总攻,美团点评的用户与交易规模将会继外卖红利后,出现新一轮的增长,不出意外,美团点评在到店服务与外卖领域将稳居行业第一,在酒旅与出行领域也将稳居前二,在这种情况下,美团已经构建起一条足够深也足够长的护城河,只要不犯愚蠢的错误,就很难被翻盘。

随着用户与交易规模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美团点评也将持续获得投资者的青睐,进而借助资本力量巩固自己在到店、到家、出行与酒旅领域的整体优势,形成一个强大的生活服务生态,从而继续加宽,加深自己的护城河。

相对滴滴与携程,笔者更看好美团点评,更看好王兴。未来三年内,其有可能在泛生活服务的战场中彻底胜出。

看好美团点评,看好王兴,除了因为其已经构筑起比滴滴、携程更宽、更深的护城河,也因为王兴在百团大战与外卖大战中展现出远超常人的前瞻、果断与勇敢,更因为王兴是一个充满想象力与热情的人,其有着星辰大海般的理想,未来不可估量。

王兴曾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在这个时代更多公司像是流星,非常绚烂,但一颗流星烧完就烧完了;行星可以长久存在,但它不会自己发光;恒星会发光,同时它和流星的发光方式不一样,流星是燃烧掉了,恒星是靠核聚变,所以恒星必须够大。我们在努力成为恒星”。

“既往不恋,纵情向前”是王兴最喜欢的一句话。拉手、糯米已成为历史,滴滴、携程与饿了么也注定只是王兴路途中的风景,再过几年,当看到王兴带领美团点评切入实物电商,成为阿里巴巴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时,我们也不会再感到意外。

文章来源:砺石商业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